薄雾小筑

练笔2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师父,我想去下界游玩,可不可以嘛?”柠九拉着莲尊的衣袖撒娇。
         莲尊将柠九轻柔抱起, “九儿,待你修得金仙,师傅就带你去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师傅,你最好了,那…”
         身姿修长的男人抱着粉雕玉琢奶娃娃在凤凰树下谈笑,这场景好熟悉,待柠九想要看的更清楚些,这梦镜突然破碎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师兮,师兮,师兮,你快醒醒,醒醒…”耳边传来焦急的呼唤声,柠九睁开双眼模糊间感觉好像看到了梦境中的人,“别走!”柠九猛地坐起将人抱住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不会走的,师兮,安心,安心。”白祺诧异之中略带些暗喜的轻抚柠九的后背。师兮,还从没这么脆弱过呢,看来他是真的舍不得我啊。白祺心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柠九闻音身体一僵,转瞬即逝,轻轻挣开白祺,正色道:“我没事。”随后环顾四周,“我怎么会在这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你师傅送你过来的,你伤势过重只能如此。”白祺看着柠九紧皱的眉头,心里又是一阵难过。忙道“再说我身体里有你一半灵力,还给你,也能助你更快恢复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用。”柠九平静道。
         白祺最见不惯的就是他这幅冷冷清清,眼中无人的样子。压下酸涩,咬牙切齿道“你为何要解除我们的契约,当初你强逼我签下,如今又要毁去,你怎能如此枉顾他人意愿!”
       

练笔

        “柠九”莲尊从闭关中醒来,真是奇也怪哉,在闭关中怎会看到柠九。嗯?柠九呢?神识散发出去,竟没看到柠九,柠九该在峰上才对。不对,这处随与镜峰相似却又不同,且灵气稀薄,这是何地。
     莲尊起身,倏忽而至山脚下,发现此处之人短衣短袖短发,有几人还拿着方形物件对着自己,叽叽喳喳甚是吵闹。也不怪几人吵闹,莲尊一袭月白衣裳,层层叠叠,衣上花纹绣工低调而华丽,布料如流水般顺畅,阳光下闪闪发光,更遑论,莲尊气质清绝,眉目如画,自带仙气。
        莲尊缩地成寸,寻了个僻静之地,擒来一年轻人,运起感知法术,了解了现状,这里竟是地球中国2018年,虽有神鬼之说,却与己等沧澜界根本不是一回事。将人混了记忆放走。却不知自己何从来此界,柠九是否也有跟来。
        莲尊在此思索的时候,网上早就因为他被人偷拍的几张图和突然消失的视频闹翻了天,微博上一片关于神仙哥哥和武林高手的热搜,一拉下去,一片的跪舔,生猴子,当然还有质疑炒作的,一片热闹。
         俗话说,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,在修真界有关部门看到的时候,立马就看出这是指不定又是哪个深山老妖(划掉)仙,闭关出世了,于是降热搜的降热搜,找人的找人,务求在最短时间内将此事埋下去。
而莲尊这边,先是变换了装饰,然后寻找了一灵气较为充沛之地,开始测算柠九的所在地,虽然因为某些不为人知的原因,并不清晰,却明了柠九就在此地!
      却说莲尊念叨的柠九,此时却是惨兮惨兮。
      柠九比之莲尊下山早了二十年,准确来说是被人捡走二十年,醒来便被诓骗是那人的徒弟,叫师兮,恰巧柠九啥都没记住,就记得自己有个师傅这不,就到了今天这样子。
        清晨的白府被人踹开了大门。
        “哟,亲家公,亲家母。你们好~”江宁月调侃道。
         白家众人正在大厅用餐,被这动静惊的齐齐看向罪魁祸首。只见江宁月公主抱着一个浑身浴血的人,男人!
        “得了,别看了,赶紧把白祺叫下来,我这徒儿的伤,可只能靠他治。”江宁月不慌不忙的说道。
       “你是谁,怎么知道祺儿的?”白大哥目光锐利的看向江宁月。
       “诶呦,诶呦,好凶啊,我叫江宁月”江宁月隐晦的撇了一眼白家太公,“是师兮的师傅,我怀里的这个人呢就是师兮,不想他死,就把白祺叫下来。”江宁月没个正行地说道。随后将师兮放在沙发上,转身坐在了餐桌上,吃起了早餐。
        “师兮?他不是抛弃了祺儿吗,这种人死了活该!”白二哥哼道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算你们最好还是把白祺叫下来,他的命可是和连着的。”江宁月懒懒的道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什么,三弟,快点去把祺儿带下来!唉,算了我自己来。”白大哥着急忙慌的去请白祺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师兮,他怎么了。”白祺看向江宁月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怎么,也就是失血过多,灵力溃散罢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会这样,他走的时候明明什么事都没有。”白祺颤抖的将手抚上师兮的脸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哦,他先是为了救你大伯儿子的命废了五成功力,后又因斩断你们的联系遭到反噬,就这样了。”江宁月打了个哈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原来你这么讨厌我吗。”白祺伤心道。“但是这次我会救你,然后我们两清。”说完,白祺觉得自己痛的撕心裂肺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江师傅,我怎么救他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祺儿/阿祺/小祺/白祺,他不值得你这么做!”白家众人齐声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但是他救了白岚不是吗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就算是这样,谢谢他就好了,你也不用,唉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哎哎哎,我还没说什么呢,也就是需要白祺每天陪着师兮就行,不用这么紧张。”江宁月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练笔

       雾域,断魂崖,是元光界禁地之首,这里终日环绕着雾气,千年不散。无人知晓崖底究竟有何存在,因为掉入之人无一生还。它如同饕餮一般,将所有崖内之人吞噬殆尽。
       这里人迹罕至,一般强者,断断不敢轻易踏入。
而此时雾域的断魂崖处却有两男一女,远远对峙,浑身浴血的正是林紫竹,其站在崖前,双目死死的盯住眼前的一男一女,双眼中流露出无尽的痛苦与愤怒,心中充满了不可置信。
       林紫竹,十二岁之前声名不显,实乃废脉之人,无法修行,十三岁之际另辟蹊径,以修魂开始,逆天改命,以一废脉之躯,登临绝顶,走出了一条通天之路,成为万古以来第一人。此后耽于布阵练丹之道,大成之后,周游各界,磨炼己身,连闯封神塔99层,名震大陆。
       一男一女,女是夏水柔,男是风岚天。夏水柔,林紫竹的红颜知己,林紫竹细心呵护,倾尽全力的疼宠,使其修为突飞猛进,成为灵璇仙王,成就一段佳话。
风岚天,林紫竹的生死兄弟,对于他,林紫竹丹药,神器,功法从不吝啬,使得废物皇子修为精进,成为雄霸大陆的帝王。
       可如今…
       秀雅绝俗,顾盼之间,风韵天成的夏水柔,在林紫竹面前,软若无骨的身子轻轻落入风岚天的胸膛,而风岚则直接将手放在其纤细的腰肢上。“呵,懂了吗”夏水柔娇笑着。
        林紫竹见此情形,心神俱震险些控制不了阵法,“柔儿,阿天,为何要如此对我!!”压下胸中鲜血,看向夏水柔“柔儿,我对你难道不够好么?你我夫妻百年,如何走到今天这步?”
        “呵,夫妻,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,更何况,我从未将你当成夫君。”夏水柔怨毒的看向林紫竹“百年前,我本是凰都夏家的嫡女,与岚天两情相悦,情根深种,聘书已下,若不是你以势压下,我怎会与你结亲!若不是为了家族,我又怎会委身与你。”夏水柔怨怼的说道。“柔儿,没事了。”夏水柔温柔的看向风岚天,风岚天紧了紧环着她的手。安抚的吻了夏水柔的樱唇。
        林紫竹看着环抱的两人,怔了怔,喃喃道“祸根原来早已埋下啊,我竟如此大意。”看向风岚天“风岚天你呢,又是因何?”风岚天不语。夏水柔紧了手中粉绫冷漠道“我替岚天说,他与你结交不过是为了更好的利用你,就连你们…”
       “够了,”风岚天凶狠的打断,然后温柔的看向林紫竹,柔声道“紫竹,交出你从神域带出来的东西,看在这数百年的情分上,我可以饶你一命。”风岚天步步逼近,“紫竹,断魂崖的罡风凛冽,你身受重伤,多耽搁一会就会更重,所以,打开阵法,让我出来,我来给你治伤。”
        林紫竹看着昔日的兄弟和妻子,身心俱疲,暗中将柔岚阁的禁制触发,死死盯着两人,决然道“夏水柔,风岚天,若我不死,必将诛你二人!”随后纵身跳出断魂崖。
“阿竹!!”风岚天终于将林紫竹的阵法破解,看到的就是林紫竹如断线风筝一般的身影直至模糊不见。